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有粮吃粮,没粮自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神怪坑底躺,毛蝠心尖尖。神怪 Hernan/Kirk不可逆,主世界Francine/Kirk。
目前爬墙霹雳中,本命龙剑。
手工贩售群→457683806 (掉率极低,卖卖自己做的手工)

【神明与怪物】【哨兵向导AU】【Hernan/Kirk】Fix you - 3

前文链接:

序章

(1)

(2)

结果也没有更很多……高估了自己的手速

——————————————

3.

“我叫Hernan Guerra——大都会塔特别行动组直属哨兵。”

 

这个身份说真不真,说假不假,即使Kirk黑进塔的资料系统,也不会查到比这更多的信息。在塔工作的人员都知道Hernan是个体质比较特别、能力很强的哨兵,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是超级哨兵,因为超级哨兵这个类别就是因他而诞生的。在此之前,哨兵的能力虽分三六九等,但最多也不过是体质得到强化的普通人。而Hernan,Hernan的能力直接跳出了原有哨兵的分类范畴,就好像在一堆下蛋的鸡里面突然来了一只老鹰,这让塔不得不单独划出一个类别来给他。

 

“Kirk,Kirk Langstrom,我想你大概已经看过我的资料了。”

 

“嗯,通缉令上看的。”所以你最好说点上面没有的东西。

 

“我患有淋巴癌——在我还是普通人的时候。为了治好自己的病,我尝试了很多方法,最后发现一种蝙蝠血清加上特殊药剂能杀死体内的癌细胞,我没有时间做更多的临床实验,在动物身上获得成功之后,便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注射了血清——没想到这血清不光治愈了我的病,还让我变成了向导。”

 

“你的体质跟普通向导可不太一样,没有哪个向导在自己的结合哨兵死了之后还能像你这样活蹦乱跳的。”

 

“是的。”Kirk苦笑了一下,“跟一般的向导不一样,这个变异强化了我的体质……我有很强的自愈能力。”

 

“照你这么说,这血清对广大向导可是个福音啊,毕竟向导们强化的只是精神方面的能力,身体上还是跟普通人一样。”

 

“不不,它有很强的副作用,不能推广。”Kirk紧张的连连摆手,好像下一秒Hernan就会给每个向导来上一针似的。“我患上了嗜血症,消化系统完全变异,无法再吃任何普通的食物,只能喝……血——而且必须是人血。一旦没有及时补充血液,就会陷入疯狂,充满攻击性。”

 

Hernan知道他消化系统跟普通人不一样,之前在码头刚遇到的时候,他曾经用透视眼检查过Kirk的身体,只是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能变回普通人。”

 

Kirk省略了很多细节。不过仅凭现有的描述,Hernan也可以想象他当时的处境有多么艰难,一个还在念书的大学生,对自己的变异措手不及,恐惧和惊慌让他逃离了之前的亲人和朋友。Hernan想起Magus夫妇——Kirk为数不多的好友,他们如此担心他,可他却不能去看他们。一边是嗜血的本能,一边又得不到亲友的理解和疏导,孤立无援显然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这方面Hernan深有体会。

 

“后来我发现吸坏人的血可以让自己好过一点,至少可以骗骗自己的良心。”Kirk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可Hernan觉得他看起来有点难过,本能让他想要安抚面前的向导,他及时扼制住了这股本能。

 

“Jeremy父亲Lew Moxon是哥谭黑帮的一把手,我杀了他,在他的葬礼上遇到了Jeremy,他……他看起来跟他的父亲完全不一样,Lew Moxon是个怪物,而Jeremy是个履历清白的学者,出于好奇,我开始调查他……”

 

“——然后你爱上了自己的猎物?”

小说都没这么狗血的。Hernan所剩无几的良心让他默默的把后半句憋了回去。

 

“……是,他在一次我失控的时候帮了我,那时我才知道他是个哨兵。他的家庭一直努力隐瞒这件事,为了不让他被塔带走,哨兵和向导必须要在塔中服役,他更希望当一名学者,当一个普通人……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志同道合,后来就在一起了。”

 

“等等,他不知道你杀了他父亲?”

 

“他……知道。那时候我以为他不知道。后来我们一起研究能使哨兵向导变成普通人的药剂,我的情况比较严重,就先研究向导的,在研究已经有九成完成的时候,我因为一次意外发现了他的计划——他根本没想让我变成普通人,也没想让自己变成普通人,他是老Moxon的继承人,研究这些药剂本来就是为了……”Kirk的话语戛然而止,瞳孔猛然散大,双眼毫无焦点的看着前方,扶着沙发肘的手指收紧,灰白的胳膊上露出一道道青筋。

 

又是精神投影?

 

Hernan猛然站起来,不应该啊,他一直在留心周围的情况,确信附近除了Luther的秃鹫没有其他向导。

他拽过自己的风衣裹住Kirk,因为不是Kirk的结合哨兵,他对这种针对向导的精神系攻击毫无办法,但既然他们相合率高,那他的哨兵素对Kirk会有一定程度的安抚作用,Hernan抓住Kirk的手臂,用一种一定会让人感到疼痛的方式捏着他,希望这能帮助他摆脱幻觉。

 

与此同时,哨兵集中精力倾听着周围的情况,没有,没有任何向导,所以老秃头是想干什么?Marin跟他纠缠了有一段时间,这老家伙倒是很清楚黑龙的弱点,躲在一栋民居的屋檐下不肯出来,毕竟不管怎样,Marin也不可能一个火焰弹轰了平民的房子。

 

他确实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Hernan头疼的看着深陷幻觉的Kirk,他很确定如果现在离开这里去解决秃鹫,下一秒就会有人闯进这个房间带走Kirk……或者不用带走,他们甚至可以放一个幻境,让Kirk自己走去任何他们希望的地方。

 

但除了看着Kirk挣扎,Hernan也确实没有任何办法来帮助他。

 

等等……也不是完全没有……

 

Hernan盯着向导苍白的颈窝看了一会儿,俯下身一口咬了上去。

 

这是个有点冒险的做法,用临时标记的方式建立连接,好让自己可以进入Kirk的精神世界。哨兵的精神控制力不如向导,贸然介入一个向导的精神世界,对方又不是自己的结合对象,向导自身的防御能力很有可能会反噬掉哨兵的精神。塔里面曾经有过这样的例子,那个可怜的哨兵后来成了植物人。

 

Hernan觉得自己的精神至少比一般哨兵要坚韧一些,大不了撑不住就断。他扶着Kirk的肩膀闭上眼睛,额头抵着额头,向导脖子上的咬痕很浅,过不了几个小时就会消失,但对Hernan来说足够了。

 

---

 

玻璃碎掉的声音非常刺耳,不知道Kirk是见到了什么。Hernan睁开眼,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陌生的客厅里,餐桌被掀翻了,地上是凌乱的水渍,和玻璃碎片。

 

“滚开!你这个被诅咒的怪物!”

 

这熟悉的话语让Hernan一时没反应过来,如果不是确信自己在Kirk的幻觉里面,他简直以为下一秒要看到的是自家老爹。

 

TBC.


下一章走->(4)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50)
  1. 春虫虫窝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转载了此文字
©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