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有粮吃粮,没粮自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神怪坑底躺,毛蝠心尖尖。神怪 Hernan/Kirk不可逆,主世界Francine/Kirk。
目前爬墙霹雳中,本命龙剑。
手工贩售群→457683806 (掉率极低,卖卖自己做的手工)

【神明与怪物】【口袋妖怪AU】第二回 VS雨翅蛾(上)

大概是因为小孩子的缘故,河南和柯克可能都会稍微活泼一点……

——————————————

第二回 VS雨翅蛾(上)

“所以……你是还没毕业就偷了学校的宝可梦偷跑出来的?”埃尔南托腮看着柯克,看着他的脸从刷白一点点的涨成窘迫的红色。之前的不爽一扫而光,他忍不住想多捉弄一下这个初出茅庐的单纯训练师。

“我、我没有偷!”柯克红着脸申辩,表情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委屈,“Aaron是我从蛋里孵出来的,他从出生起就跟我在一起了!我,我……”

“偷蛋也是偷呀。”埃尔南嗤笑。

“我没有偷蛋!”柯克猛地站起来,超音蝠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翅膀抱着的牛奶瓶子啪的摔碎在地上,他茫然的看看自己的主人,又看看对面的家伙,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两个人这是怎么了。

 

然而埃尔南似乎笃定了他是个来路不明品行不端的坏家伙,看着柯克的眼神好像下一秒就要拎着他去见绿灯警官。柯克急的红了眼睛,他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如果埃尔南把自己交到绿灯警官那里,自己肯定会被遣送回家的……那样的话、那样的话……

对了!柯克突然想起他手里还有一张研究所助手的实习卡片,虽然当时实习期未满就被迫离开,但没有训练师卡的话,至少这个东西应该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Aaron是我在哥谭市宝可梦研究所实习期间得到的奖励。”柯克把卡片掏出来递给埃尔南,埃尔南将信将疑的接过,哥潭市的宝可梦研究所是这块大陆上最大的研究所没有之一,每年都会招一批优秀的学生进去做预备实习生,储备优秀的生源,以期望将来他们能选择进入研究所。

埃尔南对这种事本没什么兴趣,但奈何当年被父亲逼的参加过预备生考试,知道题目的难度并不是一般人可以通过的。埃尔南狐疑的看看柯克又看看卡片,白卡上精致的暗纹和照片右下角的钢印都昭示着它的真实性,可是一想到面前这个家伙刚才狼狈不堪的样子,他就没法把他跟印象中那些精英们挂上钩。

 

更正。埃尔南看着照片上一脸拘谨的柯克,至少他确实长了一张好好学生脸。再加上这个白大褂……他看起来就像个小大人……等等,这个出生日期……?

 

“咦——?!你居然只比我小一岁?!”

“嗯?嗯???”

“我还以为你才十一!”

“怎么可能……欸,这么说你也才十五?”突然反应过来的柯克噗嗤一声大笑出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有二十……”

“不许说!”埃尔南气急败坏的扑上来捂住他的嘴,柯克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可即使这样也控制不住他笑的浑身发颤。

“好了我不说。”柯克扒下埃尔南的手,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所以现在你相信我了?”

“勉勉强强。”埃尔南撇撇嘴,把卡片还给柯克,“但你为什么这么大了还没拿到注册训练师的资格?”

按理说一般孩子满十岁就可以申请成为训练师,从宝可梦博士手里领到自己的初始伙伴了,柯克既然这么优秀,没理由拿不到训练师资格。

“啊……我父亲并不希望我成为一名训练师,他认为我应该继承他的手艺当一名汽修工。其实你刚才说对了一半,我确实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然后小声请求道,“所、所以,能不能求你不要把我交给绿灯警官……?这次如果也被遣送回去,我大概就再没机会跑出来了。”

“没想到你还是个惯犯——别担心,我们彼此彼此。”埃尔南掏出自己的训练师卡扔给柯克,“重新介绍一下,我是埃尔南·光明正大跟家里闹掰跑出来的混蛋·盖拉。”

“哎?哎哎——?!可是、你,为什么……?”

“我爸希望我当个好好学生,你知道的,好好考试啦去好的学校啦什么的——能让我家处境好过一点。”埃尔南摊手,将自己的训练师卡收回来,脸上还带着明显的不服气,“可我明明有更好的方法。”

“成为联盟冠军吗?”

“嗯。”

“可是……联盟冠军不是那么好当的吧……”

“宝可梦博士也没有很好当吧?”

“啊……说的也是,”柯克又不好意思起来,他低下头,脸上微微泛起红色,然而只是一会儿又重新抬起来,对埃尔南露出一个笑容,“既然这样,那就一起加油吧!”

结果刚说完这句,柯克的肚子就发出咕噜噜的抗议。他看了看时钟,刚刚好正午,于是邀请埃尔南一起去隔壁的餐厅吃个饭。埃尔南表示自己不用吃饭,但柯克执意要请,说是希望能稍稍回报一点埃尔南的救命之恩,埃尔南只好同意。

 

于是他们就来到了这里,这个位于精灵中心附近的快餐店,不大的店面干净整洁,巨大的落地窗让小店显得十分明亮,桌椅不多但是已经坐满了各种各样的训练家,旁边还有免费提供给宝可梦的小零食可以随意取用。因为处在精灵中心附近的位置,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配好的速食套餐摆在柜台上,喜欢哪个直接付款拿走,节省时间所以生意非常好。

 

“听说昨天画室学生的图图犬不见了。”

“真的假的?不是前几天花店的胡说树才刚刚失踪……现在还没找到。”

“不光本地人的宝可梦,过路训练师的宝可梦也有丢失的,据说是在精灵中心过夜,第二天身边的精灵球就不见了。”

“精灵中心?!这,这让人以后怎么放心的寄存宝可梦?就没好好调查一下吗?”

“目前似乎还没什么进展……绿灯警官们最近快要忙不过来了,一边加强精灵中心的境界,一边又要调查其他人家宝可梦失踪的事件,最近还贴了悬赏通告,帮助协同解决此事的训练家可以获得奖励——大概还是有点效果的,至少现在精灵中心那边没再丢过宝可梦。”

“可是其他地方还一直在丢啊……”

 

“妈妈,Anne为什么还不回来?”

“乖宝贝,Anne只是走丢了,相信绿灯警官会帮你找到她的。”

“可是……可是她从来不会离开我乱跑……”

“说不定她只是突然想出去玩一下?不用担心,Anne可是非常厉害的六尾唷,她会好好保护自己的,过几天就又会出现在你面前啦。”

 

“你自己身体还没好,别管闲事。”看到柯克有起身的欲望,埃尔南拉住他的手腕,“这种事交给警察处理就好了,我们管不着。”

“但是……”柯克迟疑了,他忧心忡忡的望着那对母女,“如果是Aaron走丢了,我也会很担心的……”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超音蝠,Aaron似乎感知到了柯克的心情,用翅膀拍了拍他的手背。“我、我就只是去问她要个联系方式?如果以后有碰巧遇到的话,还能通知一下她。”

“……随你。”埃尔南顿了一下,终于松开手。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7)
©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