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是一条咸鱼了

一个专注做毛的po,不写文了
手工贩售群→457683806

【应梗】【HernanXKirk】Fake Proposition 伪命题 (二)

这个柯克看得好让人心疼啊……
居然用西语跟河南告别,大概对他而言搞死每一个河南都万分痛苦……
不知道河南这边会怎么处理?他从来没想过柯克有一天会杀了自己吧……

Kの海月田:

感觉这更不会有什么敏感词,直接发了吧


本篇是应 @我叫咕噜不是咕噜吧 太太的梗,具体是这个这个,但因为太太好心的给了我很大的改梗权限!所以出来的东西大概很不一样,但是HE不会变的。




警告:后面会有暴力场景


太太要求R18






2



200X年,刚果雨林。

“集合!懒虫们!”靴子重重踢上他的小腿,氪星人不爽的睁开眼睛,就着朦胧的天色从地铺上爬起,套上自己的迷彩服。

他和其他人类一起在长官的骂声中集合在了一间小屋中,那个白人佬嘴里不干不净的点了名,又找了几个新人的岔,这才进入正题。

“你们能拿到这个报酬是有原因的,说明你们这些混球也还有点本事——这个公司在你们的入职测试里已经知道了,但金主既然愿意花大价钱雇你们,你们这些混蛋就得更上一步,比如——忠诚。”

他用靴子尖指了指角落里那台狰狞的机器。“这是电刑机,今天你们要挨个尝尝它的滋味。”

没人出声,这群新晋佣兵都不想当第一个倒霉蛋儿。

“让我瞧瞧……”他们的长官一个个扫过他们的脸,他嘴角带着微笑,仿佛寻找腐肉的鬣狗,“那边的墨西哥佬,”他不怀好意的向hernan扬了扬下巴,“你先来。”

他不太记得这场闹剧是怎么收场的了,当时他年轻气盛,估计是在能力暴露后大闹了一番——但他到底是没有尝到电刑的滋味,也没有补上应对拷问的课程。

现在他后悔了。

“你醒了。”

有人拨开他的眼皮,起初Hernan只看到一片血红。他以为是血液模糊了视线,但马上意识到自己正处於红太阳的照射下。

“比我计算的稍快了一点。”那人松开手指,Hernan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头,但脖子上的拘束器限制了他的活动,一片红光下,他只能勉强撇到有人站在他身后,正在往拘束皮带里塞吸满了盐水的海绵。

“我在哪?”氪星人口气随意,仿佛刚才只是一场普通的午睡,同时他暗暗在束具之下发力,只是该死的红太阳让他失去了力量,皮革束具纹丝不动。

“我的实验室。”kirk的声音依然平静如同死人,“如果你再乱动,我只能把探针直接刺入肌肉层了,”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下一秒Hernan的右臂便感到一阵刺痛,他夸张的吸了一口凉气,“这作为欢迎仪式有点太刺激了啊,Kirk,你……”

没等他说完,剧痛便从那根该死的金属辐射到他的全身,氪星人的痛觉神经似乎在同一时间被点燃,令他没说完的话断在了喉咙里——好在这只有一瞬的功夫,它们消失的如同来时一般迅速,很快便只有氪星人微微痉挛的右臂能证明这惩罚的存在。

“这是一个警告。”哥谭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平静,理性——带着不易察觉的残忍。“不要再耍花招。”

Hernan不再说话,沉默的任凭Kirk在他身上布下更多电线,金属与拘束器。束手待毙的感觉令他怒上心头,但愤怒还没有冲昏他的头脑,Hernan开始暗自观察自己的处境,这里肯定不是kirk的实验室,因为即便他的朋友在怎么疏于打理,一间别墅也不可能出现岩壁和钟乳石——更别说空中不时传来的、蝠群的尖叫与振翅声了。难道自己找错了对象?不,且不说这个人举手投足都与他认识的吸血鬼别无二至,单从逻辑来说,作为梦境的主体Kirk也不会简单的被取代。

这么看来吸血鬼与自己势不两立的态度就很值得推敲了。

到底是kirk堕落了,还是自己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Hernan从男人的动作里看不出什么线索,他斟酌一下,再次开了口。

“关于之前的事情。”

kirk停下了动作,转身盯着他。

“你是对的。”这是个模棱两可的回答,hernan希望它能起作用,“我来只想和你谈谈。”

苍白的男人忽然露出一丝冷笑,他按动了开关,这反应令他的囚犯措手不及,高大的男人发出一声不可抑制的惨叫,痛苦令他几乎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但皮革勒进他的肌肉,将他粗暴的固定在原地,直到氪星人脱力一般颤抖抽搐起来。

“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吧。”他松开手指,洞穴里立刻充满了粗粝而痛苦的喘息声。“也罢,这样看来你只是个C类品。”他平静的滑出一个界面,输入了什么东西,“如果早几年,你会是个棘手的麻烦,但现在对我来说你只是个傀儡娃娃罢了。”

“一般来说我不会花太多精力在你们身上,‘超人’,但在你身上有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苍白的男人调出一个显示屏,他用修长的手指划过边缘,又在旁侧的虚空中轻点空气,一个精巧的人体模型便凭空出现了,“这个,”他放大了一点,那是一段精巧的DNA模型,“你有着与原版 100%相似的基因,我们都知道克隆一个氪星人有多难——更何况他的所有遗传信息应该已经被我销毁了。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谁是你的幕后指使?”

“我他妈就是原版,”Hernan喘息着啐了他一口,“不如问问你自己怎么成了这副鬼样子,我认识的Kirk可不会滥用私刑。”

“好吧……”科学家叹了一口气,“这对你来说也许不太公平,毕竟一开始你们都这么温和无害,令人怀念,”他开始摩挲手上的遥控器,这让Hernan不由自主的绷起了身子,“可时机一到,你们就会成为恶魔。”他又按下了开关,男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呜咽——他抖得那么厉害,甚至带的整个椅子开始吱呀作响。

这次惩罚时间稍有增加,“来吧,说说你的真实目的,”吸血鬼的声音循循善诱,仿佛在教导一位愚钝的学生,“你总能想起来的。”

“我来把一个混蛋揍醒,”他的犯人喘息着说,“这蠢货把自己困在了幻觉里,还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瞪我,唔!!”

“这故事我听过很多遍了。”吸血鬼松开手指,“我可以跟你耗一天,但这样对谁都没好处。”他顿了一下,“氪星人感受不到疼痛只是因为黄太阳强化了你们的细胞,而这意味着你们的疼痛阈值其实很低,”他扬了扬手中的开关,“现在电流只是低档,学聪明一点,超人。”

“呵呵,”Hernan笑出了声,他的舌头在刚才被咬出了一条长长的伤口,现在嘴里都是古怪的金属味,“我从没想过咱俩之间会有这种对话,”他咽下一口血腥味的唾沫,“接下来呢,你准备杀了我吗?”

“不管怎样,你都会被销毁。”吸血鬼平静的回答,“只是你不老实回答问题的话,这个过程会变得非常漫长而且痛苦。”

墨西哥人有限的抬了抬头,望着洞顶的红太阳灯眨了眨眼,“好吧,”他最终放弃了,“你赢了,Kirk。”他吐出更多血和口水,“能给我块止血棉吗,我不习惯流这么多血。”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科学家要再次按动电流的开关,但Kirk只是起身在柜子上拿了什么东西,随后走近了氪星人。

“张嘴。”

“谢谢,”椅子上的男人舔舔嘴唇,露出一个血淋淋的笑容,“哥们。”

同时他一拳挥向科学家的肋间。

毫无防备的男人几乎立刻跪倒在地,纵然他是个被强化过的吸血鬼,这一拳也让疼得他内脏抽搐,无法呼吸。“以后束具不要用金属接头,破坏起来太容易了。我的兄弟,”氪星人几下挣脱另一半束具,他站起身,碾碎了那个精巧的遥控器。

头上的红光闪烁几下,恢复了惨白。

“这样好多了。”他活动一下手脚,又扯了一下脖子上的项圈——这玩意比其他束具牢固多了,很快他放弃了尝试,转而看向仍蜷在地上的吸血鬼。“抱歉了,我的兄弟,”氪星人抓住他的手臂折到背后,“我只是想帮你。”

“……”

“你说什么?”

“Adiós*, ”他身下的男人转过脸,他这才第一次看清的男人的白发与细纹,他红色的眼睛湿漉漉的,反射着水光,“Amigo.* ”

Hernan只觉得项圈下有什么东西刺入了他的脖子,随后像是有人将酸液灌进了他的脊椎,剧痛之下,氪星人踉跄着后退,试图拽下那根死亡项圈,然而那见鬼的毒液仍然一路灼烧他神经,甚至让他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绿色。

“Kirk……你做了什么……”

没有回答,他的眼角膜和鼻子开始流血,心脏在毒素的侵蚀下疼得仿佛撕裂,氪星人跪倒在地,开始尖叫。


“Hernan!Hernan!”

他睁开眼睛时还能感受到那种灼烧一般的疼痛,Hernan下意识抬手按上颈椎,天启星的女神在一旁忧虑的看着他,“几秒钟前你的心率飙升到了危险值,发生了什么?为什么Kirk没有和你一起醒来?”

“…我在梦里死了,”氪星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仍然在沉睡的吸血鬼。

“Kirk杀了我。”


TBC

*再见 朋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0)
  1. 咕噜是一条咸鱼了Kの海月田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柯克看得好让人心疼啊……居然用西语跟河南告别,大概对他而言搞死每一个河南都万分痛苦……不知道河南
©咕噜是一条咸鱼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