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有粮吃粮,没粮自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神怪坑底躺,毛蝠心尖尖。神怪 Hernan/Kirk不可逆,主世界Francine/Kirk。
目前爬墙霹雳中,本命龙剑。
手工贩售群→457683806 (掉率极低,卖卖自己做的手工)

【神明与怪物】【口袋妖怪AU】第二回 VS雨翅蛾(中)

第一回 VS大针蜂

第二回 VS雨翅蛾(上)

第二回 VS雨翅蛾(中)

“啧。”突然变矮的通道让埃尔南猝不及防,脑袋哐的一声撞到了上壁。

“埃尔南,出什么事了?”柯克压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在通风口中匍匐前行的姿势本来就视野受限,再加上埃尔南略大的体型把整个通道赌的严严实实,让他更加无法观察前方的状况。

“没什么。前面的通道更窄了,小心不要碰到头。”埃尔南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该不会是他自己碰到头了吧……柯克默默的把这句话咽回肚子里,继续跟着埃尔南向前爬行。瘦小的身形让他即使在这样狭小的通道中也能行动自如,但是对埃尔南的体格来说,估计就不那么舒服了。想到这里柯克难免有些愧疚,他没想到埃尔南会愿意来一起调查,还跟他一起跑到这样不方便行动的地方。

“再忍一忍就好了,Aaron说前面不远处有个房间可以下去。”他这样宽慰道,看着通风管道壁上被埃尔南的脑袋撞出的豁,心里不知道该同情谁更多一点。

事情还要从五小时之前说起,当时吃完饭的柯克原本想跟埃尔南道别,然后去小女孩跟六尾走丢的地方转转,毕竟埃尔南看起来对此事兴趣缺缺,柯克就没好意思邀请他,没想到他居然主动跟来了。

“因为有赏金啊。”问起原因时,埃尔南的回答理直气壮。柯克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不管怎样,多个人手总归是好事。

根据小女孩的描述,她是在买蛋糕的时候跟六尾走丢的,就是小巷口那家新开的蛋糕店,因为在转角所以占地面积不大,店主是个花眼的老奶奶,看起来十分和善。当时小女孩买完蛋糕才发现一直跟在自己脚边的六尾不知何时不见了,在附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们也询问过老奶奶,但因为老人家年事已高,加上每天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老奶奶并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带着六尾的小女孩。

“完全没有头绪啊……”

在附近转了几圈之后,柯克有些沮丧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咦?小火龙,你在吃什么?”

“这个吗?从刚才的店家旁边捡到的。”埃尔南冲小火龙伸出手,示意他把碎块交出来,没想到小火龙哼了一声,把碎块紧紧的抱在怀里,扭头留给埃尔南一个屁股。埃尔南绕到小火龙头顶,强行拿走碎块在指尖捻了捻,酥脆的红色蛋糕状物,散发的香甜的气息。“看起来好像是精灵泡芙。”

小火龙发出不满的叫声,扒住埃尔南的裤脚,小爪子拼命向上伸,看样子似乎想把泡芙抢回来。

“好了好了,只是个碎块而已,下次买一袋子泡芙给你——我都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吃甜食。”

“甜食……等等埃尔南!”柯克叫住了准备把碎块还给小火龙的埃尔南,“能把那个碎块给我看看吗?”

“?”

埃尔南把碎块递给柯克,看着他掰开碎块,捻的更细小了些,然后放在灯光下观察起来,埃尔南清楚的看到泡芙中间有星星点点的银色闪光。

“这是……鳞粉?”

“是麻痹粉。”柯克皱起眉头,“应该是虫蛾类宝可梦身上的。”

埃尔南抱起自己的小火龙,果然,他看起来蔫蔫的,动作也迟缓了许多。早在小火龙扒住自己裤脚而不是跳起来直接抢夺的时候他就应该注意到的,埃尔南有些懊恼,拿出解麻药为小火龙喷上,小火龙打了两个喷嚏,又重新恢复了精神。

“你是怎么注意到的?”

“在你说甜食的时候——你的小火龙性格是‘冷静’,他应该是喜欢涩味而讨厌甜味,但是他看起来非常喜欢这个泡芙,我怀疑里面加了些让宝可梦沉迷的香料,没料到居然还有麻痹粉。”

埃尔南思索片刻,“碎块最开始是在那家店附近捡到的,我们应该回去看看。”

柯克点点头。

果然,他们在那家店面附近找到了更多类似的碎块,它们零零散散,看起来稀松平常,就好像哪个粗心的家伙吃饭不小心掉下的残渣。埃尔南和柯克跟着小火龙捡起一个又一个碎块,最后来到这个店面所在的小巷的尽头,一个不起眼的通风口。

“如果是强行把别人的宝可梦带走,那些宝可梦们一定会惊叫挣扎,但是如果是他们自己跑走……”

“除了他们的主人就没人会注意到了。”埃尔南补充,“但如果只是为了引诱,泡芙里又为什么会有麻痹粉呢?这样岂不是会让宝可梦失去行动能力。”

“我猜……大概是每个碎块里面都控制了麻痹粉的含量吧。刚才小火龙吃了几块,也还是能跑能跳,或许必须吃下足够的量才会失去行动能力,比如捡着碎块刚好走到这里的时候……也许这一切的答案就在通风口的另一边。”柯克蹲下身卸掉外面遮蔽的扇叶,果然在管道里面也发现了泡芙的碎块,他俯身钻进去,似乎想要看看这泡芙连成的线究竟通往何处。

“等等。”埃尔南按住柯克的肩膀,“我们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不要贸然进去。先让你的超音蝠去探探路,我记得超音蝠是很擅长侦察的。”

“欸?啊……你说的有道理。”柯克点点头退出来,将Aaron招呼到面前,叮嘱他顺着通风口打探一下情况,小心不要暴露行踪,如果遇到危险就抓紧退出来。看着超音蝠蓝色的长尾巴消失在通风口中,两人一起靠着墙角坐下。

“说起来……埃尔南是记得每只宝可梦的特性吗?Aaron跟在我身边太久,我都差点忘了他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这么多我怎么可能记得住,只不过是带了个好用的工具罢了。”埃尔南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的机器递给柯克,它看起来小而精致,就跟手机差不多大。

“宝可梦图鉴?!”柯克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拿着图鉴左看看右看看,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你认识卢瑟博士?听说他是个很严厉的人,不肯轻易给新人训练师图鉴呢。”柯克看看埃尔南的闪光小火龙,又看看手里的图鉴,“博士应该非常器重你。”

“不不不,”埃尔南立刻意识到柯克误会了,想到那个死光头他就一阵恶寒,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去他的研究所。“小火龙从我出生起就跟我在一起了,可不是那个死光头给的。”

“噗……我还是头一次听见有人这样称呼卢瑟博士。”

“你很尊敬他?他到底有什么好?”埃尔南的语气听起来有些不快。

“我们在宝可梦学校里面学到的理论体系,大部分都是卢瑟博士的研究成果,包括对战的研究,个体、努力和性格等等对宝可梦成长的影响,甚至还有人类与宝可梦关系的探索——这些都要归功于卢瑟博士,他是个了不起的学者,我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一样。”

“千万不要,我还是觉得你有头发的时候好看。”

埃尔南的话让柯克大笑,几乎忘记了有点诡异的现状。超音蝠适时的从通风口中蹿出来,将两人的注意力拉回到刚刚的调查上。他在柯克面前上下纷飞,急切的想要把自己的发现告诉柯克,他的动作又快又急,看起来非常不安。

“Aaron说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房间,有很多宝可梦,但是没有人。”柯克也察觉到了Aaron的异常,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头,以往这招非常管用,可今天却不知为何失效了。Aaron的焦虑感透过衣服传到柯克心里,但他又不想临阵脱逃,“要进去看看吗?”

“走吧。”埃尔南的声音给了他底气。

---

终于看到亮光了。

埃尔南屏住呼吸,透过通风窗的叶片观察着这个亮堂堂的房间,正如超音蝠所言,这是个非常宽阔的房间,一个一个灰色的长方形气仓整齐的排列在房间中,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型储藏室。

他静静的听了一会儿,确实没有任何人的脚步声或者交谈声,也没有看到任何工作人员,于是便卸下通风窗跳下来,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想要回身警告柯克不要下来却已经迟了,柯克在他身后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排一排灰色的囚笼,每个里面都关着一只宝可梦——

他们看到不停的仿制着名画的图图犬,耷拉着的尾巴上的墨水已经所剩无几,却还是不停的画着,稍有怠慢就会收到囚笼系统的攻击。

他们看到囚笼中被时不时蹿出的火花吓得惊慌乱飘的小磁怪,一边放电一边乒乒乓乓撞击着仓壁,却怎样也无法逃出来。他的电力被连到整间屋子的供电系统上,成为束缚他们的利器。

他们看到囚笼中被蘑菇培养基的爱哭树,潮湿密闭的环境让他奄奄一息,他有气无力的靠在仓壁上,靠流泪来调节体内水分的他这次似乎连哭的力气都没了。

房间的角落里还趴着几只被割掉尾巴的呆呆兽,没有妥善处理的伤口已经化脓,散发着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

“这、这是……怎么……”

“哎呀哎呀,”陌生的声音从房间中响起,伴随着金属拐杖戳着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这是谁家的野孩子?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9)
©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