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有粮吃粮,没粮自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神怪坑底躺,毛蝠心尖尖。神怪 Hernan/Kirk不可逆,主世界Francine/Kirk。
目前爬墙霹雳中,本命龙剑。
手工贩售群→457683806 (掉率极低,卖卖自己做的手工)

【神明与怪物】【Hernan/Kirk】极地灯塔-6(上)(普通人AU)

前文:  1   |  2  |  3  |  4  |  5  | 6(上)

警告:Kirk/Francine提及有

6(上).

Kirk Langstrom的私人日记

                                          XXXX年1月7日

————————————————————

室外气温-22°,南风5~6级,没有降水。

室内气温24°,湿度41%。

我梦见了Francine……

她还是那么……美。

在班级聚会的教室里,她穿过热闹的人群走向角落里的我,她说“嗨,我叫Francine。”。

我不记得那天DJ给我们选了什么歌,不记得我们狂欢的理由,不记得灯光的颜色和舞台的节目,只记得她,只有她,她金色的长发,她的笑容,她穿过人群走向我的样子。

我至今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走过来,为什么会看到我,又为什么要邀我跳舞……我以为她是来捉弄我的,就像从中学到大学里那些一直乐于看我出丑的同学们一样,但是她没有。

她甚至都没有因为我的拒绝而生气离开,只是笑着点了杯饮料坐在我身边。

“你喝过这个了吗?这个潘趣酒?”她晃了晃手里的饮料,冰块发出叮当脆响。

我嗫嚅着摇头,然后她把自己的杯子推到我面前。

“要尝一下吗?味道很棒的。”

她充满期待的看着我,蓝色的眼睛仿佛落入了星光,她总是这样看着我,在那一天之后,在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如此。

我们的光速恋爱让Will和Tina着实震惊了一下,老实说我也没想到,那时我们才刚刚认识没多久,却不知为何异常的合拍,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一样。

我们一起在实验室里分析数据,一起熬夜研究论文,一起去图书馆自习,一起在校门口的咖啡馆里分享对方的咖啡,一起约好报同一个导师的研究生。偶尔,只是偶尔,我们也会因为各自不同的猜想而互相辩论,最后谁也无法说服谁,只好自己去查资料来验证自己的观点……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跟一个人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

或许是在一起的时光太幸福了,即使过去这么久,这些画面也仍然记忆犹新。

我记得,记得第一次约会时自己的手忙脚乱,记得Francine穿起裙子的模样,记得她因为吃Tina的醋而微微别过的脸,记得她挽着我的手,慢慢悠悠的走在哥谭的街道,说着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去NOAA*……

而现在,她兑现了她的诺言,去了业内最享有盛誉的Thomas教授的门下,成为NOAA的实习生……我却在这里,这个远离美国、远离哥谭的小气象站。

我无法形容得知这个消息时的感受,那种矛盾的心情,明明很失落……但却又非常开心,她会在那里大展身手吧?她是那么好、那么优秀的人,她从来都值得这些。

——————————————————

Kirk又出去采集数据了,Hernan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他房间里打转,原本他是想要一起去帮忙的,但无奈他的战壕足还没好,再加上前几次贸然出行,最近俨然有加重的趋势,只怕帮不上Kirk的忙反倒会给他添麻烦。

这个小地方可供选择的娱乐方式少得可怜,Kirk显然不是那种会在电脑里面装游戏的人,Hernan的目光只得再次落回Kirk的书架,然而上面只密密麻麻的摆满了一堆地理和气象专业的书,以及Kirk的手稿和日志。Hernan还记得上次谈起Kirk的论文时他回避的态度,于是他避开了Kirk的日志,至于专业类书籍——Hernan实在是不怎么感兴趣,比起这些理论,他更喜欢能实际操作一番,让他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他顺着书架一排一排的寻找,终于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找到一本诗集,Hernan有些无语,他也不怎么喜欢读诗,但眼下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他翻开那本诗集,一张照片从书页中飘落在脚边。

那是一对年轻的情侣。Hernan拾起照片,女人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微笑的靠在男人肩膀上,那个男人——明显是更年轻一点的Kirk,他的模样跟现在大不相同,有着棕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肤色比起现在病态的苍白也要正常许多,他腼腆的笑着,似乎有些面对镜头的不适合拘谨。他们的手扣在一起,两个人的无名指上各带着一个杂草编成的戒指。

照片后面有一句泰戈尔的诗——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很久了)

不是Kirk的笔迹。Hernan挑眉,应该是这位女士的,看样子她就是Kirk口中的Francine。照片上的日期是四年前,大概是Kirk刚上大学没多久的时候。

对前女友念念不忘吗?这小子还挺痴情的。

Hernan摸了摸胡子,把照片夹回原位,突然没了读诗的兴致。他把书塞了回去,并没注意到照片被存放的那页上写着:

The worst way to miss someone is to be sitting right beside them knowing you can’t have them.

(失去某人,最糟糕的莫过于,他近在身旁,却犹如远在天边)

TBC.

*注:NOAA: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

关于NOAA的部分都是我胡扯的……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这里招不招实习生,如果有错误欢迎指正,拜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3)
热度(43)
©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