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有粮吃粮,没粮自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神怪坑底躺,毛蝠心尖尖。神怪 Hernan/Kirk不可逆,主世界Francine/Kirk。
目前爬墙霹雳中,本命龙剑。
手工贩售群→457683806 (掉率极低,卖卖自己做的手工)

【哨兵向导AU】【Hernan/Kirk】Fix you - 1(下)

前文链接:

序章

1(上)

——————————————

这不是Hernan第一次接收到这种信息,作为一名未结合的哨兵,本能会让他自动接收所有未结合向导散发的讯号,以在其中筛选适合自己的搭档。再加上哨兵们或多或少的保护向导的本能,对于散发出痛苦的向导,自然会关注的多些。

 

这本能曾经让他出手救过不少向导,也因此获得过几段露水情缘,身心的愉悦让Hernan多多少少感到一点满足——拯救别人,听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人生意义——直到有一天他意识到,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些向导的命运,无论是服务于政府,还是服务于别有用心的组织,他们似乎总是身不由己的代名词。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上个世纪向导严重稀缺的岁月,这种可以控制哨兵的资源依然让各方势力争抢不休。他们没有出色的体格和战斗力,却有一流的掌控哨兵的本能,如果说哨兵是一颗强有力的炸弹,向导就是炸弹的引信,让他们在适合的地方发挥作用。

 

Hernan站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啤酒起开。他不打算管这事,要知道,这世界上向导千千万,他不可能每一个都去插一脚。然而转身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床上不知何时落了一只白鸟,看起来似乎是从敞开的窗户飞进来的。它紧闭着眼睛,身体没有任何被雨水打湿的痕迹,只是羽毛凌乱不堪,看上去虚弱又疲惫。

 

“可怜的小家伙。”Hernan有些意外的看着它,并没有贸然触碰,这是一个精神向导,只有缔结连接的哨兵向导才可以互相触碰对方的精神体,而这个精神体……不管它的主人是谁,大概都离死亡不远了。

 

Hernan伸出手悬停在白鸟的头颅上方,温热的哨兵气息覆盖着她,Hernan希望这能让那位可怜的向导在人生最后的时光中稍微好受一些,他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刚才呼救的向导的精神体,然而已经晚了,白鸟在他掌下没有任何动静,只是渐渐的、渐渐的变得透明,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开眼,抬头用喙碰了Hernan的掌心,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Hernan把打开的啤酒罐子放在床头柜上,看起来完全没了喝它的心情,他沉默的坐在床边,屋子里的安静让他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烦躁,雨水的声音闷闷的从窗外传来,他抓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漫无目的的切着频道。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要闻,二十分钟前狄克逊码头被不明物体袭击,多处建筑和集装箱受损,GCPD已火速赶往进行人员疏散,目前尚未发现人员伤亡。在事件调查清楚之前,狄克逊码头将全面封闭,请市民们注意安全,及时调整自己的行程……”

 

画面上附了几张码头的航拍图,可以清晰的看到集装箱铁皮被轰开的活口,高温融化的边缘尚未冷却,泛着狰狞的红光。然而码头上空空如也,没有任何袭击者的身影。在现场直播人员传来的短视频里,GCPD的人已经用警戒带封锁了这片区域,几名警员正拿着枪小心的向内推进。

 

短讯到这里就结束了,Hernan猛地站起来。

 

是精神体干的。那个袭击的痕迹……只有一个人的精神向导能做的出来——

 

Hernan抓过风衣,急匆匆的跑出去。

 

“Marin?”哨兵呼唤着自己的精神体,对方没有丝毫回应,Marin,该死的,他已经有两三年没有见到Marin了,这令他几乎忘记了黑龙的力量。Hernan向码头奔跑,他甚至都没有拿伞,雨水把他的风衣浇的透湿,长筒靴上也满是泥泞。普通人听不到精神体的叫声,但在Hernan耳中,阴沉的低吼预示着Marin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多年前的那场灾难让Hernan心头发冷,他不能让这种事再发生第二次。

 

Marin!发生了什么?!

 

他在意识中冲着自己的精神体大吼,然而他们之间的连接就好像三十年前淘汰的老旧电话一样,断断续续搭不上线。Hernan尝试几次终于放弃,好在码头已经近在眼前,集装箱之间露出的龙角很好的暴露了Marin的位置,他赶忙冲过去,眼前的画面却让Hernan目瞪口呆,他的精神向导,即使趴下也有两层楼高的黑龙Marin,正停在一位落魄的流浪汉身边。那位流浪汉看起来奄奄一息,蜷缩在集装箱的角落里,而Marin整条龙把他圈在怀里,尾巴绕着他裹了两圈不说,居然还在用舌头舔他,舔他,舔他???

 

松了口气的同时是难以置信的吃惊……且不说精神体一般都排斥与外人进行肢体接触,Marin你这一条独龙化身哈士奇是……怎么回事?

 

黑龙好像自己的主人完全不存在一般,一边温柔的舔舐着流浪汉,一边警惕的看着周围,时不时发出威胁的咆哮。Hernan顺着他的目光环视了一圈,来巡查的警员乱七八糟的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了,但Marin不知感觉到了什么,一直紧绷戒备着,不肯离开流浪汉半步。

 

“你到底怎么了?”

 

Hernan拍拍Marin的前爪,感受到鳞片下紧绷的肌肉,黑龙用爪子扒拉了他一下,把Hernan推到流浪汉面前,似乎希望他去帮助他。

 

虽然尚且不知道这一切的缘由,不过自己的精神向导总归是信得过的。

 

Hernan蹲下身检查流浪汉的状态,对方穿着破旧的T恤和牛仔裤,抱着头蜷缩在角落里,没有鞋子的脚上沾满了脏污,还有小石子划破的伤口,肤色显出一种不正常的青灰,湿漉漉的黑发紧贴着脸颊,随着瑟瑟发抖的身体一颤一颤。Hernan抓住他的领子揪起他的脑袋,这家伙体重轻的让人意外,红色的眼睛毫无焦点,充满恐惧和失措,嘴里嘟嘟囔囔着令人听不清的自语。

 

他中了精神投影。

 

Hernan拍了拍对方的脸颊,不出所料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向导们常用的攻击手段,让对方陷入或恐惧或愤怒或悲伤的幻觉之中,丧失自己的意志,轻则短期丧失行动能力,重则可直接致人死亡。这附近有向导想要伤害这个流浪汉,难怪Marin这么紧张,或许他们刚刚还交战过,可究竟是谁?谁要置一个落魄的流浪汉于死地?还如此大费周章?

 

“醒醒!伙计,醒醒!不管你看到了什么景象,那都不是真的!”Hernan晃了晃他的身体,用力拍着对方的脸。可惜他是个哨兵,无法进入对方的精神领域,只能尝试用简单粗暴的手段唤醒他。

 

只是等等……这个人看起来为何如此……眼熟?

Hernan把他的黑发拨到一边,又擦了把他脸上的泥,一张他这几周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Kirk Langstrom,变异的向导,手刃自己的结合哨兵的凶手。


TBC.

 
标签: Hernan/Kirk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56)
©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