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有粮吃粮,没粮自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神怪坑底躺,毛蝠心尖尖。神怪 Hernan/Kirk不可逆,主世界Francine/Kirk。
目前爬墙霹雳中,本命龙剑。
手工贩售群→457683806 (掉率极低,卖卖自己做的手工)

【Hernan/Kirk】【哨兵向导AU】Fix you - 2

前文链接:

序章

(1)

————————————————

2

 

……生活还真是处处有惊喜。

 

Hernan皱起眉,直到这时才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几乎闻不到的向导素。这特殊的味道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萦绕在他的周围,很淡,在雨水的冲刷下几近没有,却出乎意料的……有点……好闻?

 

不对!看看他那副脏兮兮的样子,他几天没洗澡了?!

 

但是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不对!他是刚从垃圾堆里出来的吗?!

 

可是他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闻……

 

不对!他是凶手!快抓住他!

 

Hernan确实抓住他了,只是姿势跟预想的不太一样,他抓住向导瘦骨嶙峋的手腕,将对方整个人揽在怀里,脑袋深深的埋在他的颈弯,嘴唇也触碰到了上面的腺体……

 

不知道是之前Hernan的话语,还是他身上的哨兵信息素起了作用,那个向导的眼神开始有点清醒的模样,他眨了眨眼,视线从茫然到慢慢对焦在Hernan脸上,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处于什么状况,之后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手足无措的想要推开Hernan。

 

“不想死就别乱动!”Hernan把向导搂的更紧了些,该死的,他一动身上就散发出更多好闻的味道,Hernan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自己的脑袋从对方脖子上拔下来,甩了甩脑袋意识到他们两个可能要陷入结合热了,这个向导散发的信息素大概很快会把方圆十里内未结合的哨兵都引过来,必须赶快带他离开。

 

他迅速脱下风衣把对方用自己的气味裹起来,对Marin打了个呼哨,黑龙将两人叼到背上腾空而起,消失在阴雨连绵的夜色尽头。

 

 

 

不远处的仓库房顶,一只灰褐色的猫头鹰目送着他们离去,直到完全看不见了,才发出咕咕的叫声。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从仓库里走出来,对着猫头鹰伸出手臂,那可怜的鸟儿的翅膀已经完全被烧焦,它跌跌撞撞的从房顶飞下,落在斗篷人手臂上。

 

“任务失败了。”斗篷人嘶哑的声音低声道,他的脸隐没在兜帽的阴影中,完全看不清楚,“有人带走了他。”

 

---

 

这个人的手臂就像钢筋一样。

 

酸痛的牙齿让Kirk眼角泛泪,他根本挣脱不开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陌生哨兵的钳制,本想咬他一口通过吸血让他失去力气放开自己,没想到竟然像一口咬在石头上。恐惧和愤怒让他发出嘶嘶的低吼,扭动身体想要从衣服的束缚中挣脱开,但是没有任何用处,对方拎他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拎一只小猫一样轻松。Kirk内心陷入一股强烈的绝望,他是如此小心以防止自己被抓到,在Jeremy死后,他的向导能力几乎全部丧失,嗜血症更加疯狂的涌上来,身体机能多方的恶化让他不再渴求其他哨兵,没想到那该死的向导素却被保留了下来,还具备着吸引其他哨兵的能力。

 

在看到那个哨兵的一瞬间,Kirk就知道自己这次可能真的逃不掉了,陷入结合热的哨兵没有理智可言,对方看起来并未结合过,很有可能会对他进行强行标记——这个即将到来的事情让他的胃部一阵抽搐作呕,挣扎的更加剧烈,即便知道徒劳,Kirk也无法抗拒自卫的本能。

在最开始选择打击犯罪的时候,Kirk曾以为自己做好了面对一切糟糕情况的心理准备,但他直到今天才意识到,这所有的准备里不包括被一个陌生人强【】——如果,如果这真的要发生……不,这几乎肯定是要发生的了,Kirk会保证让这个人后半生没机会后悔,他能杀掉自己的哨兵一次,就不在乎有第二次,只是这次,他大概会跟着一起死掉吧……

 

“看样子你是学不会老实点。”

 

后颈突然重重的挨了一下,还未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Kirk就已经昏死过去。

 

---

 

黑龙在偏远郊外的一栋旅舍附近降落。

 

这里有一间长期租用的房间,是Hernan刚到哥谭的时候准备的安全屋,里面有各种应急的药品和工具。虽然以Hernan本身的能力,他几乎不怎么需要这些,但多点准备总不是什么坏事。

 

他把向导扔到床上,先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Hernan从来没想过从床边走到抽屉柜的距离有这么遥远——待自己的大脑重新冷静,才拿着针管向向导走去。按理说,结合过的向导应该不会再对别的哨兵产生反应,不过为了保险起见,Hernan仍然给他注射了抑制剂。

 

腐烂的食物的味道重新占满Hernan的鼻腔,他紧绷的肌肉终于稍稍放松下来。这股味道实在令人作呕,此刻Hernan却觉得它有些亲切,比起刚才那股摄人心魂的味道要亲切多了。

 

想起刚才的感受,Hernan背脊一阵发凉。那种感觉来得如此迅速,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令人毫无防备。强烈的欲望冲击着他的脑海,他想要撕掉这个向导的衣服,亲吻他,抚摸他,冲进他的身体。他身上另一个哨兵的气息令他厌恶,而他的反抗更使他恼怒,他要把他捆起来,占有他,标记他,狠狠的填满他上下两张小嘴,让他浑身沾满自己的气味,谁都不能把他从他身边带走。

这种狂热出自本能,它毫无道理,甚至完全违背你的本性,却令人难以抗拒。向导的味道充满了吸引力,有一瞬间Hernan觉得自己愿意为了得到他做任何事,哪怕对方是个疯子、瘾君子、杀人犯,他也甘愿为之拼命。

 

Hernan在塔中学习过有关结合热的知识,并对此不屑一顾,他总是游刃有余,没有任何向导的信息素能让他动容。塔一直对此非常困扰,他们训练了他,却无法控制他,他们教授他关于哨兵和向导的一切,却始终无法找到这颗最有威力的炸弹的引信。

 

现在他出现了,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什么超级向导,这个叫Kirk的家伙看起来跟普通的向导没什么两样,他甚至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如果把他放出去,塔会很高兴将他变成一个完美的傀儡。

 

他会是个大麻烦。

 

 

Hernan的手卡在Kirk的脖子上,苍白的喉结在他指下微微颤动,死在Hernan手下的罪犯不计其数,他从来都不介意在这个名单上多加一笔——如果没有一只黑龙用脑袋把他顶到墙上的话。

 

Marin的脑袋从窗口探进来,龙角顶着Hernan的T恤,直接把他挂到了墙上,棕黄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Hernan,同时用爪子把Kirk的小床扒拉到自己怀里。

 

“操你的!Marin你抽什么风!”Hernan双手扒住龙角回瞪,然而黑龙一点也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倒是把怀里的Kirk护的更紧了。

 

“听着,他是个罪犯,死有余辜。而且他是个向导!你想要被这样的家伙控制一辈子吗?!”

 

Marin点点头。

 

Hernan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他妈的,这个被信息素冲昏了头脑的叛徒,如果抑制剂能给精神向导打的话,Hernan会毫不犹豫的给他来上十针。不过现在,他大概只能用老办法解决了。

 

“……好吧,好吧,你这个固执的混蛋,我就不该指望我们的关系能有所缓和。”哨兵的眼底泛起红光。


---


“Luther教授,我们找到他降落的地点了。”


巨大的实验室里,身着白衣的研究员向房间正中央那位中年人递上一叠资料,那人看起来不过才五十岁,头发却已经掉光,只剩耳朵附近发白的一圈。他接过资料考量着上面的分析结果,扉页正是哨兵Hernan的照片。


哨兵信息素含量的波动曲线让他挑眉,Hernan居然真的陷入结合热了,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情况,以至于Luther一度认为这个星球上不会有跟他相合的向导。他翻到最后想要看看是怎样的一个人能引起“超人”的注意,但得到的结果却出乎意料。他调出电脑上的搜索窗,开始查询更多关于这个向导的信息。


导师的沉默让研究员有些不安,“需要我们通知塔那边出手干预吗?”


“沉住气,年轻人。”Luther招招手,一直沉默的停在鹰架上的秃鹫拍拍翅膀,了然的从窗口飞了出去,“现在还不是时候。”


---


Kirk猛然惊醒从床上弹跳起来,用手去摸自己的脖子,没有咬痕,没有标记,衣服也好好的穿在身上。预想中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Kirk大脑一片空白,茫然的看着被挂在墙上的哨兵。


“请问……”这诡异的情况让他不知该如何开口,哨兵瞪了他一眼,眼神分明在说“闭嘴别问”,他撕掉自己的T恤从墙上落下来,从柜子里扯出两件新衣服,一件给自己套上,另外一件扔给Kirk。


“浴室在那边,把你自己洗干净,然后我们再来谈别的问题。”哨兵坐下来揉了揉鼻梁骨,看起来十分烦躁,他嗅到了死秃头的味道,知道这家伙的精神向导就在附近,只是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别想着逃跑,塔的人已经找过来了,只要你踏出这个房间,他们就会把你带走。”


而且就算你能跑掉,Marin也会追你到天涯海角。


Hernan看着已经半个身子从窗户挤进来的黑龙,几年不见她的皮更厚了,刚才的热视线只在她的脑门上烧出一片焦黑,毫无实质性伤害,更何况这焦糊在她黑漆漆的鳞片上根本看不出来。这意味着她变得更加危险,更加难以驾驭,就像Hernan自己一样。


Marin看了看Hernan,又看了看坐在床上没动的Kirk,转转眼珠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爪子勾过一只玻璃杯,叼住Hernan的手臂狠咬一口,放了一杯血出来递给Kirk。


“呃……呃,谢、谢谢?”Kirk有些不知所措的接过玻璃杯,看起来惊讶又迷茫,但他已经无法思考太多,连日来的饥肠辘辘让他仰头一饮而尽,温暖的血液充满胃袋,他感觉好多了。向导咋咋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哨兵的缘故,这血的口味格外美好,Kirk看向哨兵的手臂期待更多,却惊讶的发现他已经愈合了。


“住口。”看出Marin想要再给Kirk一杯的Hernan一把按住龙嘴,Marin发出不满的哼哼,这次倒没有坚持。


“刚才是……你的精神向导吗?”Kirk看着凭空飞来飞去的玻璃杯,和坐在房间另一端看起来心情很糟糕的哨兵,他没有标记他,这赢得了Kirk短暂的信任。


“怎么?你看不到她?”


“我失去向导能力很久了。”


我已经是个废物了,对你毫无用处——Hernan听懂了他的潜台词,没有哪个哨兵会想要一个无用的向导,他想借此保全自己。可事情根本没这么简单。


“我很遗憾听到这个。”Hernan并不怎么真心的回应,“不必紧张,伙计,我不会伤害你,你不如先去洗个澡放松一下。”他走过去拉起Kirk把他推进浴室。


“可是……”


“我们可以等你洗完再谈。”Hernan“砰”的关上浴室的门。


“听着,Marin,不管你感受到了什么,那都是信息素给你的错觉。”Hernan走到房间的另外一个角落,压低声音警告黑龙,“别意气用事,我们不能留着他。”


“你在害怕吗,Hernan?”Marin在意识中反问,她把脑袋放在地板上,平视着Hernan,如果这话是别的什么人问出来,现在恐怕已经被Hernan扭断胳膊了。哨兵无法对自己的精神体撒谎,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看向水声传来的浴室门板。


“你才刚见到他不过一天,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


“你都不去接触就要掐死他,怎么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黑龙嗤笑,“推荐你先从谈恋爱做起。”


“没可能——我不跟任何人结合。”


Marin不屑的从鼻孔中嗤出两缕火苗,一脸不相信。Hernan拍拍黑龙的脑袋,阻止了她反驳的话语。“比起这个,你不先去跟我们的老朋友打个招呼吗?”

Marin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某只秃鹫已经来到这附近了,她担忧的望着浴室的方向,迟迟不肯动作,回看向Hernan的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仿佛现在最大的威胁不是Luther的秃鹫而是Hernan本人。


“行了行了,我不动他。”Hernan举手投降。


“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Marin又看了浴室一眼,拍拍翅膀从窗口撤了出去。


机会……


不能把他交给塔,不跟他结合,又让他活命的机会,有吗?


---


浴室的门“咔哒”打开,Kirk拎着换下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走出来,他看起来好多了,沐浴露的香味稍稍盖住了他向导的味道,苍白的脸上也有了点血色,就是Hernan的T恤不怎么合身,穿在他身上显得肥肥大大。


“脏衣服扔到那边的框里就好。”


“坐。”Hernan搬过一把椅子坐下,把沙发的空位留给了向导,Kirk再次小声道谢,这让他看起来真的很像照片上那个温和的学生。


“我想……”

“我有个问题……”


同时开口的两人愣了一下,Hernan率先刹住车,示意对方先说。


“我希望我们可以合作。”Kirk开门见山,镇定的样子跟刚才的落魄完全不同,但放在膝盖上握成拳的手暴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哦?”


“事实上……我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向导,是因为一次意外变成这样的,如你所见,这个特殊体质有诸多不便,所以我一直希望能变回普通人。虽然现在因为一些事情失去了向导能力,但信息素的影响还在。之前跟……一个朋友,一起研究能变回普通人的药剂,后来朋友希望以此牟利,我们的观点发生分歧,打了一架,我受伤了,而他带走配方卖到了黑市上。我希望能在这个药剂被滥用之前把它拿回来,这最初只是为了私用,如果流入市场,将对现在已有的哨兵向导格局产生冲击。”


“这可不是个简单活。”Hernan用手指敲打着膝盖,其实这事对他而言并不算难,但牵扯的关系太过复杂,如果他是个普通哨兵,一不留神可能要搭上性命,Kirk有什么把握确定他会愿意跟他合作?

“你有什么筹码让我帮你?”


“我自己。”Kirk说这话的时候脸微微红了一下,看起来颇有些尴尬,“你不想跟我结合,但又被我们之间过高的相合率所困扰,如果我变成普通人,你就可以不再受我的干扰。”


Hernan嗤笑一声,“说到这个,我倒是有个更简便的方法。”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Kirk被他的动作逗笑,紧绷的身体稍稍放松下来。“你就不怕我拿到药剂之后自己去谋利?”


“我相信你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好人。”


Hernan大笑出声,“除了我姐姐,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看在你这么有趣的份儿上,我愿意合作,不过还有一个问题,刚才说的那些,就是你杀Jeremy Moxon的理由吗?”


Kirk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嗯……是。所以你是‘塔’的人?”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不是?”


“至少你不是……不完全是站在他们一边。”


Hernan点点头,“既然你希望合作,不如有点诚意,比如刚才那个故事,我更想听一个没加工处理过的版本。顺便,我叫Hernan Guerra——大都会塔特别行动组直属哨兵。”


TBC.


下一章走->(3)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77)
  1. 春虫虫窝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转载了此文字
©咕噜会一直爱毛蝠 | Powered by LOFTER